首页 > 游戏 > 正文

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产科和新生儿科还我孩子的命来

人家都说公道只在人心,有理走遍天下。但是从孩子出事到现在整整6个多月过去了,我所感受到的除了黑暗就是黑暗,作为平民百姓即使再有理,没有可以与之抗衡的势

  人家都说公道只在人心,有理走遍天下。但是从孩子出事到现在整整6个多月过去了,我所感受到的除了黑暗就是黑暗,作为平民百姓即使再有理,没有可以与之抗衡的势力,依然等于零。孩子出事后,我第一时间就要求医院封存相关监控视频,医院告知我没有权利,必须要卫计委出面,我遂去找了宜宾市卫计委,当时卫计委一个叫梅玫的主任亲自当着我的面给该院医安办工作人员打了电话,要求封存和我孩子相关的所有监控视频,对方同意把和孩子相关的监控全部单独保留起来。一个多月以后的尸检报告显示,孩子真正的死因为:枕骨大面积骨折(横竖各10公分的十字型裂缝),蛛网膜下腔出血和颅内出血,以及脑水肿,还有肺炎、肠炎、应激性胃溃疡、胃出血以及气胸引起的多器官功能衰竭。再加上法医在尸检过程中不断给我打电话询问小孩出生时的情况,问生产时是否借助了产钳,孩子生产以后有无离开我的视线,以及有无看见医护人员摔着孩子。在结合孩子尸检报告上的真正死因进行分析以后,我和律师第一时间要求医院提供小孩住院期间的所有监控视频,而院方给了我们一个完全超乎想象的答复,说他们没有安装任何监控,从产科到新生儿科,居然一个监控也没有,我小孩在新生儿科住了整整4天,一个全托式的治疗,在监护人完全不在身边的情况下,该院居然没有任何监控视频。再加上我们拿到我和小孩的病例后,经过仔细检查发现有好几个地方都和当时的实际情况完全不一样,而医院又未第一时间对我和小孩的病例进行封存,孩子出事以后,我在该院的30多次产前诊断记录全部不翼而飞(孩子未出事前,我产前所有的诊疗记录都可以在手机上查询得到)只剩下我生产以后的诊疗记录。院方这一系列反常的举措,不得不让我怀疑对方在试图刻意想要掩饰什么?
  2019年1月15日宜宾市医学会对本案组织了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但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偏袒宜宾市第二人民医院,存在地方保护主义。
  首先,7个鉴定人中,只有2个专家来自三甲医院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2个法医,剩下3个都是县医院医生,根本不具备鉴定能力,只能听2个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的。
  第二,鉴定过程中,宜宾市医学会医鉴办主任(鉴定会主持人)对患方陈述严格限制在15分钟,而医方陈述超过15分钟却还要给予陈述时间,在程序上明显偏袒医方。
  第三,在医患双方共同委托的尸检报告已经确认患儿死亡原因之一是颅脑损伤,宜宾市医学会为袒护医方拒绝采纳患儿颅脑损伤的死亡原因,以致于将医方没有检查患儿头颅CT,没有请神经外科会诊、没有治疗的过错巧妙的“合理化”了,地方保护主义非常明显。
  第四,鉴定报告分析意见确认患儿真菌感染,医方没有使用抗真菌药物,鉴定报告却认为医方抗感染符合医疗原则,逻辑荒唐。
  第五,病历上已经记载医方对患儿进行吸痰后发生的气胸,鉴定专家非要袒护医方,鉴定人都没问医方是如何进行吸痰操作的,就认为是自发性气胸,这袒护也太明显了。
  第六、患儿颅骨骨折、颅脑损伤是什么原因造成的,这是医方应该举证说明的问题,患儿在医院内其安全保护责任在医方,患儿洗澡后出现病情突发加重,颅骨骨折,而产科病历显示患儿出生后阿普加评分满分,新生儿反应良好,医方能证明是产伤导致的颅骨骨折、颅脑损伤吗?再者,患儿两处如此长的骨折,产道挤压能形成如此严重的颅骨骨折吗?
  第七、医方始终没有输血小板,鉴定报告只字不提,这是公证的鉴定报告吗?
  第八、医方给患儿输氧压力过大,导致氧分压超过治疗范围,诱发气胸,鉴定专家视而不见,连医方使用什么呼吸模式都没问,这公正吗?
  第九、产妇入院时胎膜早破、胎头过大,有剖宫产的手术指征,鉴定报告就用一句话“具有阴道试产指征”就代过去了。
  第十、患方对医方产科接生者是否具备母婴保健技术考核合格证书存疑,鉴定报告也没确认接生者是否具备资质。
  第十一、鉴定报告既然认为患儿死于重症肺炎,却又没有对医方对患儿重症肺炎的抗感染不力的过错进行认定,感染控制得力,患儿怎么会因为重症肺炎死亡?
  生命本是无价的,但在那些医护人员的眼里,似乎每一条鲜活的生命都是他们用钱可以买到的,娃娃出事以后,医院医案办前后组织了三次座谈,每次一见面那些医护人员就问我们想要多少钱,在他们看来我孩子被毁掉的整个人生、他的所有未来,都是他们花点钱就可以买到的。我一直认为医生之所以称之为医生、白衣天使,是因为他们可以救人于危难之中,给人以生的希望,新闻里也屡屡报道我们的医护人员是如何把一个个危重病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是如何把出生时评分为3分、2分甚至1分的新生儿抢救到10分标准,而为何作为一个宜宾地区最大的三级甲等医院,却将我出生时各项评分为10分满分、能正常母乳喂养的孩子,活生生的给我医治成了0分,那整整4天的时间里我的孩子都经历了什么,我不得而知,我们的医学委员会、我们的鉴定专家到底是凭什么依据认定我孩子的死亡不属于医疗事故,又是从哪里看出来娃娃头部那个颅脑损伤是我顺产时给他挤压造成的,我也无从知晓。我只知道在那个医院的新生儿科里边还有很多很多的新生儿住在那里,今天或许我娃娃遭遇这样的结果是他的不幸,但是我敢肯定的是,如果我们所谓的专家、我们的执法人员继续这样对其放任不管的话,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娃娃像我孩子一样!"医生"两个字负责一点是救死扶伤、是白衣天使,但是对于一些不负责任、视别人生命如草芥的医护人员,他们就是杀人于无形的恶魔,是可以正大光明行凶、却又永远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是他们杀人后可以逍遥法外的保护伞……
>
延伸 · 阅读

被骗去南宁搞传销

牡丹江工商局长石毅,2015年在职期间在广西南宁市做传销是老总,石毅和他老婆苗福华骗...

工商局长石毅在南宁搞传销

牡丹江工商局长石毅,2015年在职期间在广西南宁市做传销是老总,石毅和他老婆苗福华骗...

肺炎不可小视
肺炎不可小视
2019-03-04 12:58:4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