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正文

一次麻将毁了一个家,死了两个一个坐牢

天已大亮,桌上四个女人却都没有停的意思,麻将声依旧在哗啦哗啦响。 门猛地被踹开,一个面色铁青、手持菜刀的男人冲了进来。他抓住一个女人的头发,呼呼两刀,

  天已大亮,桌上四个女人却都没有停的意思,麻将声依旧在哗啦哗啦响。
  门猛地被踹开,一个面色铁青、手持菜刀的男人冲了进来。他抓住一个女人的头发,呼呼两刀,活生生将两只胳膊砍了下来。女人倒在地上,身体痛苦地扭曲着,口里发着骇人的呻吟。血,如同泉水般喷涌。
  男人也不说话,把刀重重一扔,转身恨恨地走了。

  其他三个女人被吓傻了,呆呆地坐在桌前,身体呈不同角度后仰,惊恐的表情凝固在脸上。过了半晌,才有一个女人回过神来,尖呼着冲出门去。


  

一次麻将毁了一个家,死了两个一个坐牢



  公安局的人很快来到了现场,并且根据报案人员提供的线索,很顺利地找到了行凶的男人。男人似乎根本没有逃跑的意思,他呆坐在屋里,面色依旧铁青。在男人面前的是一个铁盆,盆中装着一个三四月大小的婴儿,光着身子泡在水中,却是皮开肉绽,早已死去多时,看情形竟好象是被活活煮的。

  男人叫杨小龙,大华木材厂的工人,刚刚上完夜班回来。被砍掉胳膊的女人是杨小龙的老婆,名叫马春兰,下岗工人。




  

一次麻将毁了一个家,死了两个一个坐牢



  杨小龙被带走了,可他从始到终都保持沉默,不讲一句话;马春兰在医院抢救,到公安人员离开时还没有醒过来。

  公安人员找来了报案者,也就是后来冲出房间的那个女人,这个女人叫李成秀,无业人员。据李成秀讲,昨天晚饭后没事干,想起前天打麻将输了钱,欲找人赶本,可找了一大圈,还是三差一,这时她想到了前天同在一张桌上输了钱的马春兰。




  

一次麻将毁了一个家,死了两个一个坐牢



  电话打过去后,马春兰很快过来了,于是四个人凑一块,一直打到清晨。这不,还没散场,便见杨小龙持着把大菜刀冲了进来,手起刀落,竟把马春兰两只胳膊给砍了。

  李成秀讲完这番话,好象还心有余悸,小声地嘀咕道:“就算不让老婆打麻将,也不至于这样啊。”

  “马春兰经常打麻将吗?以前他们夫妇有没有为此事争吵过?”公安人员问。


  “很久以前不打的,后来她下岗了,在家呆着没事,就常出来打牌,再后来生孩子了,老公不让她出来打,她也就打得少了,至于争吵,想来是有的,但具体我也不太清楚。”李成秀仔细地回忆,但的确就知道这些。



  

一次麻将毁了一个家,死了两个一个坐牢



  三天后,马春兰脱离了生命危险;七天后,马春兰状况比较稳定了。这时,公安人员与她进行了一次简单对话。

  “你知道你老公为什么砍你吗?”
  “他不喜欢我打麻将。”
  “事发前夜,你打麻将之前在什么地方,在干什么事?”
  “那天……那天,啊!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啊!”马春兰刚开始回忆,却突然大声叫喊起来:“快救我的儿子,快去救我的儿子。”
  “什么情况,请告诉我们。”

  马春兰却突然一下子晕了过去。
  马春兰醒来后第一句话就是:“快救我的儿子,我儿子还在炉子上。”




  

一次麻将毁了一个家,死了两个一个坐牢



  公安人员非常奇怪:“你儿子为什么会在炉子上呢?”

  马春兰一边把头往床板上撞,一边痛哭起来:“没有用了,肯定没有用了,我的儿子,我的儿子啊!”

  公安人员看她情绪太过激动,便停止了问话。

  下午,公安人员再次问话时,终于搞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原来,那天吃过晚饭,马春兰把儿子放在盆中洗澡,正洗着,突然电话响起,一个以前的同事找她问点事。她急急地说完,挂了电话又过来给儿子洗,感觉水好象有点凉了,于是顺手将盆子连同儿子一起放在炉子上,本想顺手把儿子提起来,待水热热再洗。可盆子刚放上去,电话又响了,李成秀在电话那头说是三差一,让她赶快过去。马春兰白天里正在想着找机会赶本,这下听说那边三差一,救场如救火啊,丢下电话就跑了,却不想儿子还在炉上。后来想是炉中的蜂窝煤燃尽自己熄了,可盆中的儿子却已被炖得不堪入目。

  得知儿子早已死去的消息,马春兰当晚,从医院的六楼纵身跳下,当场摔死了。




  

一次麻将毁了一个家,死了两个一个坐牢



  杨小龙因故意伤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一场麻将,毁了一个家,搭进两条人命,不知道能否为那些还仍然在麻将桌上拼搏的人们,带来些许警示呢?

>
延伸 · 阅读

杭州格莱美整形医院割双眼皮失败,恶心不良医

败,各人不要去。好多败的案例,各人必然要注意了,千万不要再被这家莆田系的医院所骗...

期盼三门峡市的法制生态环境赶快改变

我叫贾建设,首先,感谢新华社河南分社给我搭建了一个公平的对话平台,2014年九月二十...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