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游戏 > 正文

新年里疾盼安徽省东至县委李明月书记您能解决问题

安徽省东至县委李明月书记:本人何贵生,系东至县昭潭镇政府工作人员。本人历经五年实名举报昭潭村支书徐慧明私自倒卖土地问题至今未果! 一,2014年查证徐慧明青山

  安徽省东至县委李明月书记:本人何贵生,系东至县昭潭镇政府工作人员。本人历经五年实名举报昭潭村支书徐慧明私自倒卖土地问题至今未果! 一,2014年查证徐慧明青山路口贪得14万(实际是虚套安置宅基地三户,仅查一户)已做党内警告处理;二,2019年元月10号昭潭镇纪委唐国培反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回复函中重点提到:村支书徐慧明共倒卖杨继明等户1.91亩田地,土地部门同样仅选择性查证其中0.36亩,剩余1.55亩土地实际已高价倒卖给另外三家外来户建房至今未被查处;三,上述已查证村支书倒卖的0.36亩土地,敬请李书记您能详阅(下附)“再审申请书”得以判研池州中院判决是否出现极其严重错误?(本人最近紧叮着国土局吴局长提交“再审申请书”);四,被执行村支书代理人陈家乐(非法所得77万余元)其除已公开视频指控村支书徐慧明外,并已被迫向县各职能部提交徐慧明亲写的倒卖合同、条据等硬性证据,足已证实徐慧明直接参予本人举报“叶路生户108万”这件案子!不知何故?东至县执行局却拖压几年坚持将生效判决“当成废纸”?!……李书记,综上四款事实与证据,足已证实徐慧明做为一名基层村委会党支部书记已经完全丧失党性!到底是哪类“政治”触动? 非得袒护包庇村支书徐慧明?…… 李书记,现有足够事实与证据论证上述所发生的一切问题,完全是由于本人被政府错误开除公职情况下,才造致昭潭集镇老公路沿线机耕地被昭潭村支书徐慧明操纵大范围私自倒卖事实! 从而给我和我的家庭已造成无法估量重大损失!!况且,后经本人依法向县检察院提出行政监督,早年(2015年底)就得到县检察院立案查处昭潭土地所长,并前后多次向县国土局下达“检察建议书”。最终为讨回真相,本人又于2017年向省检察院提出公益诉讼请求并得到批复,由东至县检察院提起公益诉讼诉告县国土资源局未履行职责(判决书附后),县级法院全部予以支持.....(考虑此信会直接公开发表,敏感话题暂省略)!
  李书记,您肯定清楚!现经本举报人被迫采用网络平台、微信、微博等媒体历经几年大范围公开提出诉求,导致本人所举报的问题已是家喻户晓敏感案例,由此已造成极其恶劣社会影响! 为什么至今不予解决?到底是我反映的问题是有意误导民众?还是李发根镇长欺上瞒下、袒护包庇?! 李书记,现今可以下定论评判:本人历经几年实名举报至今末解,完全是由于昭潭镇法人李发根镇长为逃避被村支书“牵咬”,才逼使其协同村支书徐慧明俩人相互勾结、滥施影响所造成的!试问李书记?相关职能部门是凭那条那款政策依据非得采取“和谐”方式拖压不予解决?
  李书记,现今东至县辖区范围內众多冤民一再相约我一起再次赴北京向国家监察委举报。相信李书记您知道, 现今每跑一趟北京去举报至少需花费四五千元开支! 最终还得蒙受"属地管辖"严格限制,并被层层"格式"回复予以推诿掩压(空转)! 李书记,难到非得糟蹋我家血汗钱财?!
  李明月书记:原话重诉....2016年初在得到安徽省原分管国土资源、信访两位省长批复督促下,再经东至县国土局原叶安明局长亲自带队到昭潭镇实地调查我原举报的问题。才得以先后查实我举报“叶路生户108万”以及由村支书个人倒卖的“曹雪琴户”非法建房等案件(不含暂未被查处陈新湖等户)!可至今已被县级法院判决处罚村支书代理人陈家乐77万元非法所得款,却被东至县执行局一再采取消极放任方式裁定“被执行党员均无可执行财产”情况下,村支书本人倒卖给曹雪琴户19万元行政处罚,竟被池州市中院枉法裁决撒消一审判决(此案主审法官朱晓琳现已辞职)!为此,本举报人只有大声悲呼!....
  李明月书记,由于受上述县国土局末能履行法定职责,逼致东至县国土局明确知道二审池州市中院属于严重错误判决,竟至今坚持不向市检察院或者省高院提出抗诉(详阅“再审申请书”)! 现本举报人(池州市检察院05662045650回复本人没有申请资格)做为此案直接利害关系人身份,特亲写一份“再审申请书”公开请求东至县委李明月书记您:一,督促县国土局依法对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17行终33号案,申请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启动再审程序。二,督促县法院能尽快依法执行所有党员干部已生效判决!得以彻底查清整个事实真相,还昭潭底层民众一个明朗政治环境! 详情网上点击审阅《2019年致安徽省人民政府李建中省长一封公开求助信》《安徽省长亲自批示、法院生效判决..政务服务投诉何贵生》


  请求人:何贵生 联系号:13705663489 二0一九年二月十三日(正月初九)

  

新年里疾盼安徽省东至县委李明月书记您能解决问题


  

新年里疾盼安徽省东至县委李明月书记您能解决问题


  

新年里疾盼安徽省东至县委李明月书记您能解决问题




  再审申请书

  申请人:何贵生,男,1967年11月3日出生,汉族,东至县昭潭镇政府职工。住东至县昭潭镇新望大酒店。

  被申请人:徐慧明,男,1965年8月28日出生,汉族,农民,住东至县昭潭镇昭潭村建新组。

  申请序述事项:

  申请池州市人民检察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之规定,向池州市人民法院提起抗诉,向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启动再审程序,撤销安徽省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17行终33号《行政判决书》,并判决维持东至县人民法院(2017)皖1721行初7号《行政判决书》;维持东至县国土资源局2017年2月10日作出的东国土罚决字(2016)371-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

  申请事项涉及的事实:(省略两千字)

  ......

  申请理由一、

  二审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来源不清、未经法庭质证、没有客观真实性,系伪造的虚假证据。

  二审作出上述认定和判决的依据主要是徐慧明在一审中提供的主张和徐慧明提供的七项虚假证据。

  徐慧明在一审中提出以下主张:

  1、(2016)371-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将原告作为处罚对象,主体错误,应依法撤销。被告在处罚决定书中认定的事实完全是张冠李戴强行套在原告头上的不实之词。

  2、曹雪琴建房0.36亩系与徐良志和杨记明、杨记发、西山村民组之间互相用良田置换而来的。

  3、被告以单方向李长根、杨记明、杨记发、徐永华、曹雪琴的调查笔录来确认系原告经手转让土地收费人,上述证人均为转让买卖土地的实际行为人,为了逃避处罚而推责于原告。

  4、在本案发生中,原告系村委会主任之职,代表村委会收取了土地征用补偿费,而不是个人行为。

  5、被告仅有调查笔录,无原告个人的收款凭证,也没有证人当庭证言和证人应接受当事人当庭质询,该证据系孤证,不符合有效证据规则,应属不合法的无效证据。

  6、被告确认原告转让了集体土地,主体错误,证据不充分。

  徐慧明在一审中提出以下证据:

  证据1徐慧明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原告的主体资格;

  证据2徐良志身份证复印件,证明徐良志具有独立的民事行为能力;

  证据3东国土罚决字(2016)371-2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东国土资函(2017)20号、东国土罚决字(2016)371-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证明被告行政行为不严谨、处罚决定书认定的事实不清;

  证据4杨记明、杨记发与徐良志签订的协议复印件,证明杨记明、杨记发将青苗费退还给徐良志、徐良志置换土地的行为已经终止,已过处罚时效;

  证据5曹雪琴与杨记发、杨记明签订的置换田协议及地形图、李长根收条、西山组收据,均为复印件,证明置换土地的当事人不是本案原告;

  证据6谈话笔录,证明被告的处罚主体有错;

  证据7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复印件,证明给了指标,经过国家行政机关批准同意。

  本举报人认为,徐慧明与东至县国土资源局争议的焦点是曹雪琴建房土地的来源问题。对这个问题是否查清,也是二审判决与一审判决分歧的根源。曹雪琴建房土地到底来自于谁?一审判决认定的事实是否清楚、证据是否确凿充分?关键还要看徐慧明与东至县国土资源局双方提供的证据效力如何。

  一审判决对双方提供的证据已有定论:本案被告东至县国土资源局依法查处非法转让土地是其法定职责,被告东至县国土资源局在2016年2月16日、17日分别对杨记明、杨记发、曹雪琴、徐赛娥进行了询问,2016年8月9日决定受理,2016年11月7日决定立案查处,2017年2月10日作出东国土罚决字(2016)371-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被告依法履行了受案、询问、告知、裁决、送达等一系列法律程序,符合《国土资源行政处罚办法》、《国土资源违法行为查处工作规程》的相关规定,程序合法。

  被告东至县国土资源局提供的证据8、即2016年8月9日徐慧明询问笔录,笔录中徐慧明承认其收到了曹雪琴向其支付的购地款17.332万元的事实,但其述称曹雪琴是向杨记明、杨记发及原告三人分别购买土地的,原告在收到17.332万元后向杨记明、杨记发各支付了5万元,为证明其述称的事实原告在国土资源局查处过程中提供了置换协议等材料,但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明显与其询问笔录中陈述的事实相矛盾,不足以证明其要证明的目的,亦不能否认原告通过转让土地收到曹雪琴17.332万元购地款的基本事实,被告东至县国土资源局依据《国土资源违法行为查处工作规程》的规定认定原告非法所得17.332万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二审判决依据徐慧明在一审中提供的证据,对国土资源局提供的证据和一审查清的事实予以否认,本举报人提出以下异议。

  1、提供的证据4、证据5,来源不清,真实性值得怀疑,不应该作为证据采信。

  《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证据经法庭审查属实,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

  徐慧明提供的证据4、证据5都是复印件。徐慧明没有提供原件对复印件予以佐证原始文件。复印件与原件内容是否一致,无法证明。

  徐慧明提供的证据4、证据5复印件,既没有制作复印件的人在复印件上签字盖章或者捺印予以确认,复印件来源不清。

  徐慧明提供的证据4、证据5涉及到当事人曹雪琴、杨记发、杨记明、徐良志、李长根五人和西山组负责人,他们是否签订了协议,是否出具了收条、收据,如果出具了,原件与复印件是否一致,这些当事人应该予以证明。但是,徐慧明都没有提供这些证明。

  2、徐慧明提供的证据4、证据5,与东至县国土局依法调查获取的证据相矛盾,应是徐慧明在接到国土资源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书之后,为了逃避伪造的虚假材料,不应该作为证据采信。

  东至县国土资源局向一审法院提供了能够证明徐慧明倒卖土地行为的以下证据:

  1、2016年2月16日,东至县国土资源局调查人员依法询问杨记发的《询问笔录》;

  2、2016年2月17日,东至县国土资源局调查人员依法询问杨记明的《询问笔录》;

  3、2016年11月10日,东至县国土资源局调查人员依法询问李长根的《询问笔录》;

  4、2016年8月9日,东至县国土资源局调查人员依法询问徐慧明的《询问笔录》;

  5、徐慧明向东至县国土资源局提供的转让价格清单、汇款凭证;

  6、东至县国土资源局调查人员依法询问徐永华的询问笔录、

  7、东至县国土资源局调查人员依法询问徐赛娥的询问笔录

  8、东至县国土资源局调查人员依法制作的《曹雪琴建房勘测笔录》

  上述证据来源清晰,所有的询问笔录及勘测笔录都是国土局工作人员依照法定程序获取,符合《行政诉讼法》第二十三条规定的证据形式,证据来源合法有效。

  在上述一系列询问笔录中,当事人均证明与徐慧明发生土地买卖行为并进行金钱交易,交易数额明确,内容彼此相符,相互对应,证据形成链条,且该系列证据均经过涉案当事人亲自签字确认,证据力度真实可靠。被告于2017年1月4日、2017年2月8日2次听证会均已向徐慧明及其代理人出示以上证据并作为行政处罚依据,有当次听证会议记录及视频资料佐证。

  一审判决认为:被告东至县国土资源局提供的证据8、即2016年8月9日徐慧明询问笔录,笔录中徐慧明承认其收到了曹雪琴向其支付的购地款17.332万元的事实,但其述称曹雪琴是向杨记明、杨记发及原告三人分别购买土地的,原告在收到17.332万元后向杨记明、杨记发各支付了5万元,为证明其述称的事实原告在国土资源局查处过程中提供了置换协议等材料,但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明显与其询问笔录中陈述的事实相矛盾,不足以证明其要证明的目的,亦不能否认原告通过转让土地收到曹雪琴17.332万元购地款的基本事实,被告东至县国土资源局依据《国土资源违法行为查处工作规程》的规定认定原告非法所得17.332万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所以,徐慧明提供的证据4、证据5,来源不清,真实性没有得到证实,且与国土局依法获取的证据相矛盾。县国土局提供的证据早已得到一审判决的认定,就充分说明徐慧明提供的是违背事实的虚假材料。

  而且,县国土局在调查期间就获取了上述证据,而徐慧明提供的内容相反的材料,是在国土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之后才递交给一审法院的。

  东至县国土局工作人员依法执行公务,维护国家、集体的土地资源不被非法倒卖,国土局调查办案完全是公平、公正、公开的,没有必要弄虚作假,所获取的证据的真实性不容置疑。而且,国土局依法调查取证在徐慧明提起行政诉讼之前,在国土局办理行政处罚案件过程中就已经取得,获取的证据具有原始性、可靠性不容置疑。徐慧明在接到国土局的行政处罚决定之后,为了逃避法律处罚,故意制造虚假材料,用以混淆视听,蒙蔽行政执法人员和各级法官,相关职能部门不应该让他的阴谋得逞!对徐慧明提交的虚假伪证,不应该作为证据采信。

  本举报人认为,要想识别徐慧明提供的证据的真假,办法很简单:

  第一、只要法院将购买土地的曹雪琴和徐慧明所说的出卖土地的行为人杨记明、杨记发、徐良志、李长根和西山村民组负责人全部通知到法庭,对徐慧明提供的证据4、证据5、证据6进行质证,如果他们在法庭上承认徐慧明没有参与他们之间的土地买卖,是他们直接与曹雪琴交易的,他们能够讲清楚与曹雪琴直接交易土地的时间、地块处所、面积、单价、交易原始协议,付款与收款凭证,为什么要通过徐慧明代收17.332万元,为什么买卖双方不直接付款收款?徐慧明在收到17.332万元后,是否向杨记明、杨记发各支付了5万元?徐慧明有无支付凭证,有无杨记明、杨记发二人的原始收款收据?如果这些人确实都直接向曹雪琴出卖了土地,相关职能部门同样会依法追究他们的法律责任。

  第二、徐慧明也必须讲清楚在收到曹雪琴17.332万元后,向杨记明、杨记发各支付了5万元,剩下的7.332万元钱在哪里,如果没有给别人,那就是徐慧明自己收了,你徐慧明说没有转卖土地给曹雪琴,你凭什么收取曹雪琴7.332万元购地款呢?

  第三、徐慧明在一审法庭上诉称:在本案发生中,原告(指徐慧明)系村委会主任之职,代表村委会收取了土地征用补偿费,而不是个人行为。也请徐慧明在法庭上说明,他作为村委会主任收取了多少“土地征用补偿费”,收取了哪些地块、哪些人的“土地征用补偿费”,收取“土地征用补偿费”的法律依据是什么?是谁经手收款的?收取“土地征用补偿费”是否出具了村委会的收据?收取的“土地征用补偿费”的去向如何,如果交到村委会了,有没有在村委会财务账上登记?收款的去向如何?

  第四、徐慧明如果真的没有参与非法土地买卖,但他作为当时的村委会主任、村党总支的副书记,为什么对群众之间的非法买卖集体土地行为不予制止,反而予以支持和保护?你如果真的以村委会的名义收取了“土地征用补偿费”,就是对违法行为的支持和保护,就是这些违法行为的共同行为人,也必须收到党纪国法的严格惩处!本举报人保留依法追究的权利和向县纪委、监察委移交违法违纪线索的权利!

  3、徐慧明提供的证据6谈话笔录不是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三条 规定的证据种类,不应作为证据采信。

  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三条 规定,证据包括:(一)书证;(二)物证;(三)视听资料;(四)电子数据;(五)证人证言;(六)当事人的陈述;(七)鉴定意见; (八)勘验笔录、现场笔录。

  徐慧明提供的谈话笔录不属于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三条 规定的证据范围,而且其中的谈话人、记录人,都不是法定的案件调查人或者法律工作者,他们制作的谈话笔录没有法律效力,不应该作为证据予以采信。

  4、徐慧明提供的证据7来源不清,真实性值得怀疑,不应该作为证据采信。

  其一、这是复印件,不是原始文件。徐慧明没有提供原件对复印件予以佐证原始文件。复印件与原件内容是否一致,无法证明。

  其二、徐慧明提供的证据7复印件,既没有制作复印件的人在复印件上签字盖章或者捺印予以确认,复印件来源不清。

  其三、徐慧明提供的证据7涉及到的申请发证人曹雪琴、《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原件签发单位都没有在复印件上签字确认。曹雪琴是否申请了这份许可证,签发单位是否签发了此证,如果曹雪琴申办了此证,发证机关也签发了此证,原件与复印件是否一致,曹雪琴和证件签发机关应该予以证明。但徐慧明都没有提供这些证明。

  5、徐慧明提供的证据7是虚假的伪证,不应该作为证据采信。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和《安徽省城乡规划条例》第二十八条的规定,只有建设单位通过划拨或者出让的方式取得国有土地,才应该向城乡规划主管部门申请核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一条和《安徽省城乡规划条例》第三十二条的规定,在乡、村庄规划区内进行农村村民住宅建设的,申请人应当申请核发《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

  曹雪芹建房非法占用的是昭潭村集体所有的土地,按照上述法律规定,曹雪琴应该申请核发《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而不应该申请核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建设单位只有通过划拨或者出让的方式取得国有土地,才应该向城乡规划主管部门申请核发《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

  徐慧明提供的证据7显示,曹雪琴取得集体土地,申请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如果这份许可证是真实的证件,就属于发证对象错误。该发证行政行为是违法的,所发出的证件自然是无效的。

  如果这份许可证本身就是虚假的,那就更加说明徐慧明向人民法院又提供了虚假伪证!

  按照常规推论,对申请国有土地发放《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对申请集体土地建房申请应该《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这是一个基础的常识性业务,发证单位不可能发错,现在出现了与土地性质不相符的规划许可证,我们可以推论,这个许可证是徐慧明伪造的虚假证据,是用来糊弄人的,果然,池州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都被徐慧明欺骗成功了,二审依据这份虚假证据,判断曹雪琴的卖地行为超过了二年追诉期限,从而判决撤销东至县国土资源局依法作出的《行政处罚书》和一审判决。在社会上已造成极其恶劣影响,致使让违法行为人逍遥法外,至今没有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实在是令底层民众愤怒和痛心!

  所以说,徐慧明提供的证据7是错误的无效证据或者是伪造的证据,池州市中院本就不应该作为证据采信。

  6、徐慧明提供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所示原件的办理时间不能等同于曹雪芹非法取得土地的时间。不应作为曹雪琴实施违法行为的时间依据。

  其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和《安徽省城乡规划条例》第二十八条,规定的是取得国有土地的建设单位,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和取得国有土地的法定程序。

  其二、曹雪琴取得的是集体土地,应该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一条、《安徽省城乡规划条例》第三十二条的规定。

  如果其取得的土地是别人的老宅基地,其应当持村民委员会证明材料、户口簿及其复印件,向昭潭镇人民政府申请核发《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

  如果其取得的土地原是农用地,其还应提供农用地转用批准材料,报镇政府提出审查意见,再转报县城乡规划主管部门核发《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

  其四、《中华人民共和国城乡规划法》第四十一条第四款规定:建设单位或者个人在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后,方可办理用地审批手续。由此,曹雪琴应该先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然后才能考虑是否购买此地块。曹雪琴购买土地的行为应该发生在其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之后。

  其五、《安徽省城乡规划条例》第三十三条规定:选址意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有效期为一年。需要延期的,应当在期限届满三十日前向发证机关提出延期申请,延期期限不得超过六个月。逾期未申请延期或者申请延期未获批准的,选址意见书、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以及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自行失效。

  由此可见,建设单位和个人可以在领取《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或者《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之后的一年半内,办理用地审批手续。也就是说,曹雪琴在购买土地之前18个月内,就可以办理《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或者《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

  所以说,二审法院用徐慧明提供的无效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办理时间,界定曹雪琴非法购买土地的时间,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

  其六、我们都知道,《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或者《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都是由县规划部门或者乡镇人民政府签发的,取得这两种规划许可证,都只能证明建设单位或者个人想要建设的工程项目是否符合国家、县、乡镇、村的规划要求,也就是说,规划许可证只是规定可以在这块土地上建什么,怎么建的问题。规划许可证不能规定是否能够使用这块土地的问题。也就是说,谁可以使用这块土地建设工程项目,要经过国家土地管理部门批准。没有获得土地使用权的项目,即使符合规划,也只能是图上画的空中楼阁。

  由此可见,徐慧明用“规划许可证书”代替“土地使用权证书”,用办理“规划许可证书”的时间代替“土地使用权证书”办理时间,确实可笑。但二审法院未能严格审查,错误应用所谓的证据,造成错判,确实应该严肃追究其渎职责任。

  本举报人认为,曹雪芹非法购买土地违法行为的实施日期,应该以其非法交易土地的日期计算。但是土地属于不动产,其私下交易的日期,别人无法知晓,只有按曹雪芹实际非法占用土地建房的开始时间计算。

  曹雪芹在此地块上何时开始建房的,应该以调查核实的时间为准。如果曹雪琴一直将此地闲置,没有开始建房,那应该以他实际取得对该地块的控制权的时间为依据。

  7、徐慧明在一审中提供的证据恰好证明他卖地给曹雪琴的事实。

  徐慧明在上诉时称:曹雪琴建房0.36亩系与徐良志和杨记明、杨记发、西山村民组之间互相用良田置换而来的。

  而徐良志是徐慧明的儿子,根据徐慧明2016年8月9日提供徐良志病历诊断证明,该诊断书中明确描述为“恶劣心境”疾病。

  徐良志无经济来源支撑买卖行为的发生,且病情治疗需要父母陪护,缺乏该起土地买卖案件的实际民事能力。

  也就是说,假如徐慧明在上诉时称:“曹雪琴建房0.36亩系与徐良志和杨记明、杨记发、西山村民组之间互相用良田置换而来的。”这句话成立,那么,徐慧明就是实际意义上的向曹雪琴提供土地的人。

  8、徐慧明已经承认他是出卖土地给曹雪琴的人。

  一审判决书中由以下描述:被告东至县国土资源局提供的证据8、即2016年8月9日徐慧明询问笔录,笔录中徐慧明承认其收到了曹雪琴向其支付的购地款17.332万元的事实,但其述称曹雪琴是向杨记明、杨记发及原告三人分别购买土地的,原告在收到17.332万元后向杨记明、杨记发各支付了5万元。

  对一审法院的以上文字反复阅读,我们可以获取以下事实信息:

  1、在2016年8月9日,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在对徐慧明依法询问过程中制作了询问笔录,徐慧明在接受国土资源局工作人员询问时,承认其收到了曹雪琴向其支付的购地款17.332万元。

  2、徐慧明承认他向曹雪琴出卖了土地,只是辩称曹雪琴是向杨记明、杨记发及原告(徐慧明)三人分别购买土地的。

  3、曹雪琴购地款17.332万元是曹雪琴直接支付给徐慧明的,徐慧明收到17.332万元后,向杨记明、杨记发各支付了5万元。徐慧明获取卖地款7.332万元。

  试想,如果真的如徐慧明所说,曹雪琴是向杨记明、杨记发及原告(徐慧明)三人分别购买土地的。那曹雪琴为什么不把购地款分别直接交付给杨记明、杨记发二人呢,为什么要通过徐慧明转交给他们?徐慧明如果不是土地卖主,曹雪琴为什么将17.332万元购地款交给徐慧明?

  试想,如果真的如徐慧明所说,徐慧明没有卖地给曹雪琴,他凭什么贪取了曹雪琴的7.332万元购地款?

  还是一审判决书说得好:“为证明其述称的事实,原告在国土资源局查处过程中提供了虚假置换协议等材料,但原告提供的证据材料明显与其询问笔录中陈述的事实相矛盾,不足以证明其要证明的目的,亦不能否认原告通过转让土地收到曹雪琴17.332万元购地款的基本事实。被告东至县国土资源局依据《国土资源违法行为查处工作规程》的规定认定原告非法所得17.332万元,事实清楚,证据确凿。”

  总之,二审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来源不清、真实性无法保证,有编造伪证嫌疑,在二审期间未经法庭质证,更不能作为证据适用。

  9、本举报人已经获取了新的证据,证明曹雪琴非法购买土地建房的确切日期为2015年3月23日。

  请在互联网上点击以下网址:,查阅天涯论坛 中“池州市纪委施正生书记十二条举报信息”一份贴文中的两张照片,两张照片下面均标注为“第十一条 2015年3月23日举报杨继明八分责任田”。发帖人为实名、实时举报人,系东至县昭潭镇政府工作人员何贵生。上述这两张图片所拍摄的农田正是杨记明家的八分田卖给曹雪琴家建房,从图上可以看出,至2015年3月23日,何贵生拍摄此照片时候为止,曹雪琴家房子刚刚把地基柱子用钢筋混凝土浇筑起来,屋基地槽都没有做好,里面都是积水。这块地基周边都是农田(下附证据图片)。

  本举报人认为,曹雪琴取得这块农田的时间应该是2015年3月23日之前放线施工的日期。应该从2015年3月23日往前推,往前推多少天?按照照片中的工程量计算,应该在一周就能完成,最多也只能推到2015年3月1日,这一点工程量不可能要施工23天的。按照2015年3月1日曹雪琴开始实际占用此地块建房,那么他取得土地的时间也只能按照他实际开始占用土地的时间计算。

  从2015年3月1日,至被告东至县国土资源局在2016年2月16日、17日分别对杨记明、杨记发、曹雪琴、徐赛娥进行了询问,根本没有超过法律规定的二年追诉时限。

  所以说,二审法院用徐慧明提供的虚假的《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所示的日期2014年1月14日推断:“曹雪琴取得土地的时间为2014年1月14日之前,即违法行为的发生之日为2014年1月14日之前,东至县国土资源局于2016年2月开始对该违法行为展开调查,显已超过二年的处罚期间。”是完全错误的推断,没有事实根据,应该予以撤销。



  申请理由二、二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

  1、二审判决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他们适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八十九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按照此项规定“原判决认定基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或者查清事实后改判”。但是,二审法院既没有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审,也没有查清事实后改判,而是判决撤销一审判决。这是明显的错误判决。

  2、二审判决书适用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款之规定,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只有一款内容,没有他们说的第三款。

  实际上二审判决适用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七十条第(三)项,他们没有正确使用法律条款,却错误地适用了根本不存在的法律条款。

  综上,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第九十条、第九十一条 第(三)、(四) 项之规定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的解释》 法释〔2018〕1号第二十四条第(二)项 ,特提请再审,判决撤销安徽省池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7)皖17行终33号《行政判决书》;申请判决维持东至县人民法院(2017)皖1721行初7号行政判决;维持东至县国土资源局2017年2月10日作出的东国土罚决字(2016)371-3号《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法依规严肃处理昭潭村支书徐慧明!

  此致安徽省池州市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何贵生 住址: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昭潭镇人民政府 联系号:13705663489

  申诉日期:二0一九年二月十二日
  
>
延伸 · 阅读

杭州格莱美整形医院割双眼皮失败,恶心不良医

败,各人不要去。好多败的案例,各人必然要注意了,千万不要再被这家莆田系的医院所骗...

期盼三门峡市的法制生态环境赶快改变

我叫贾建设,首先,感谢新华社河南分社给我搭建了一个公平的对话平台,2014年九月二十...

加载更多